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大发客服电话多少_最新大发客服电话多少 - 支付宝秒存

时间:16-03-21 05:37:0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itemprop="headline"起底比亚迪经销商自杀:补贴光环下的畸形路线 3月9日,比亚迪南京苏舜亚通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刘鹏,在自己的比亚迪尚迪4S店办公室内自缢身亡。  刘鹏留下的遗书中,第一句就是:“我是被比亚迪汽车害得家破人亡走上绝路的!”  据《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刘鹏死前曾向相关部门实名举报本人和比亚迪汽车有关人员弄虚作假伪造手续,骗取数额巨大的新能源汽车财政补贴款。而刘鹏与比亚迪厂家之间存在新能源车返利的纠纷,这可能是导致刘鹏自杀的直接原因。  对此,比亚迪相关负责人并不愿多做评价,他仅对本报记者表示,一切以公司声明为主。此前,比亚迪对刘鹏身故曾表示,“我司深感遗憾和惋惜,目前,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相关结果以公安机关公布为主。”  纠纷缘由  据悉,刘鹏在南京拥有两家比亚迪4S店,分别为苏舜亚通店、尚迪店。据了解,刘鹏经营比亚迪已经有7年多的时间,且是比亚迪的五星金牌销售商。  刘鹏生前所在的4S店一位员工向记者表示,这已是他第二次自杀,在今年的1月27日,刘就在比亚迪总部的一家宾馆内服药自杀,后被人发现送医生还。不过,时隔一个多月后,他再次在自己店内的办公室自缢身亡。  据记者了解,双方争议的矛盾在于,比亚迪新能源车的补贴数额问题上。据一位员工透露,刘鹏与比亚迪双方曾经口头承诺,帮助比亚迪打开南京的新能源公交以及出租车市场,比亚迪则给予一定的返利。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和2014年比亚迪在南京拿到的订单有400辆比亚迪e6出租车和650辆K9电动大巴。按2万元一辆的返利计算,刘鹏可以拿到超过千万元的返利。  “虽然刘鹏为电动大巴最初成功进入南京市场立下了很多功劳,但比亚迪方面则并不认可,他们认为电动大巴之所以能在南京站稳脚跟,是通过资本运作换来的市场,与刘鹏关系不大。”一位知情员工表示。  2014年2月28日,为筹备2014南京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南京市政府当时向比亚迪提出650辆纯电动大巴K9订单,要求于当年6月底前交付,订单总额超过13亿元。此次投放650辆比亚迪K9纯电动大巴订单,标志着比亚迪新能源汽车成功走进了江苏及华东地区市场。  上述知情人士认为,该合资公司的成立直接推动了比亚迪K9的销售,也是比亚迪公司认为用“资本换市场”的原因,而并非依靠刘鹏之力,因此并不愿意兑现当初的口头承诺。“但刘鹏则认为,在合资公司成立之初,自己为此进行了长时间的奔走和维护关系,也是依靠自己促成了双方的最终合作,而比亚迪事后不认账,有过河拆桥的意思,一时间让他难以接受。”  根据新能源车的地方补贴发放流程,一般是由地方政府把钱款先拨给经销商,再由经销商返还给企业,而这个过程中经销商只享受售车提成。不过,电动大巴K9的补贴则是由地方政府直接发放给企业,再由企业与经销商之间分配。  据一位员工透露,在反复讨要每辆K9的2万元提成无果后,刘鹏扣下了当地政府拨给比亚迪新能源乘用车的2000万元补贴款,作为筹码与比亚迪谈判,希望借此拿回之前的提成。但未料到,比亚迪却将他告上了法庭。  比亚迪在声明中表示:“在双方公司多次协商未果的情况下,公司迫不得已于2015年11月12日对苏舜亚通公司提起法律诉讼,在此之后,公司从未对刘先生个人进行追债。”而在比亚迪起诉之后,刘鹏的公司资金全部被法院冻结,新车也被查封,没有销售新车的利润也没有售后的利润,导致了资金链断裂,他最终做了极端选择。  隐忧  实际上,比亚迪经销商因新能源汽车补贴争议而自杀的事件也反映了如今新能源汽车销售的火爆,但火爆背后的诸多隐忧开始逐渐浮现。  近日,比亚迪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快报显示,该企业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由去年的4.34亿元增长到28.29亿元,增长5.5倍,比亚迪营业收入上升37.49%至800.14亿元。在中国经济和整体车市增速放缓的大环境下,比亚迪却实现主要利润数据同比大幅上升,主要得益于该企业去年新能源汽车业务快速上升,这是比亚迪利润大幅提升的主因。  比亚迪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累计销量6.17万辆,同比增长234.7%。  虽然比亚迪尚未公布2015年各大板块详细的情况,不过此前,王传福曾透露,去年比亚迪新能源汽车销售额达到220亿元,首次比传统燃油车业务多出30亿元。因为各地对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标准不一,因此无法精确计算出比亚迪究竟在去年依靠新能源汽车获得了多少的补贴。而业内人士曾粗略估算,比亚迪在去年仅从新能源汽车上面获得的地方政府与国家层面的补贴预计超过了35亿元。  不过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火爆,随之而来的骗补贴事件也层出不穷,刘鹏生前就曾经举报自己和比亚迪厂商相关人员一起造假骗政府补贴。南京市交通局新能源推广办公室相关人士此前也曾经向媒体证实,包括刘鹏在内的比亚迪经销商,涉嫌通过为客户伪造南京本地居住证明等方式,骗取地方政府的新能源补贴。  2016年1月,国家信息中心资源开发部主任徐长明则更直接地表达了对新能源汽车“虚火”的公开质疑。他表示,2015年前10月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与上牌量之间存在近一倍的差距,他怀疑,高达7万辆的“数据黑洞”背后,很可能是车企假售之后将电池拆分倒卖获利的骗补行为。  不过这种依靠补贴甚至骗取补贴生存的“美好时光”已经所剩无几。近期,财政部、科技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改委联合发布《关于开展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核查工作的通知》,对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实施情况及财政资金使用管理情况进行专项核查。此次核查包括自查和现场督查两种方式,具体内容包括:财政资金的使用和管理、企业生产情况和车辆运行使用情况。  业内人士认为,逐年下降的补贴将对比亚迪未来的盈利造成影响,而此前,比亚迪的盈利能力也一直饱受争议。2014年,比亚迪半年报显示,公司上半年净利润3.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仅为9346.6万元,而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高达3.28亿元,由此可见,公司业绩对政府补助的依赖过大。  因新能源汽车补贴实施逐年下调,众多新能源车企往往赶在年底新补贴标准调低之前迅速抢先生产,在一定程度上“透支”了如今的产能和销量。比亚迪今年1月份新能源乘用车销量为5675辆,尽管同比有所增加,但与去年12月逾万辆的销量相比,则是近乎“腰斩”。  未来新能源汽车补贴退坡之后,车企盈力能力、销售及市场开拓、技术创新力不足等隐忧将逐渐浮出水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