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文章之家,欢迎您!
当前位置:励志网 > 励志文章 > 正文

焦作水果机_最新焦作水果机 - 官方指定入口

时间:16-03-21 05:37:09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器大才粗 阅读:

“最严招生令”或逼长沙教培业洗牌(图) 记者 杨迪担忧升学压力,学生校外上培训班的现象十分普遍。  记者 杨迪“既然不准择校、不准考试了,那培训班就不上吧。”几天前,接到奥数培训班老师打来的电话,作为家长的长沙市民刘先生拒绝了。其实他内心是犹豫的,怕“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与任何培训机构联合举行或变相举行招生考试”的新政落实不下来。  长沙最严中小学招生新政实施半个多月来,似乎正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市场风向。虽然不少家长还在观望,长沙教育培训市场依旧火爆,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将在长远上倒逼教育培训机构的转型。  火爆  一个班58人,至少50人在外上培训班  3月13日下午,长沙浏城桥某培训机构内,大大小小的培训课程已经开始。不少家长在外等候。  奥数提高班里,不大不小的教室坐满了40多个孩子,有些看上去只有六七岁。“还是为了考名校,我孩子班上58个人,至少有50个人在外上辅导课。”家长李女士说,她孩子今年读小学三年级,除了奥数、英语、作文之外,她还给女儿报了舞蹈、画画、钢琴等兴趣班。  无独有偶,张女士的女儿在砂子塘读五年级,她也早早地给孩子报了语文、数学的培训课程。“2000多元20节课,一个班只招20人,听说开学前就招满了。”张女士说。  靠着培训机构开展的自主招生考试,长沙市民郑女士透露,她儿子分数达标,考上了名校。“40人的培训班,只有几个人考上了。虽然一个上午就是200元,但我觉得值了。”郑女士说。  3月16日,记者接到雅智教育市场专员打来的电话,表示专做文化指导,小升初有奥数、作文、阅读等培训课程,针对博才小学、麓山国际小学有专门的自主招生考试,成绩达标能上青竹湖、湘郡未来实验学校等中学,精品小学班一学期1800元。  艾瑞统计数据显示,中国中小学课外辅导市场目前有近2.2亿人的庞大消费群体,预计未来五年年复合增长率将达20.0%。某教育机构湖南分公司总经理表示,“目前中国家长年收入的5%-6%投入教育培训。”  幕后  长沙市场总量超12亿,“红顶商人”利润惊人  市场的增长吸引越来越多的人投身教育培训行业。据不完全统计,长沙市中小学课外辅导机构大大小小加起来不下于2000家,每年参加课外文化补习的中小学生保守估计有10万至15万人,市场蛋糕总量超过12亿元。  不过,记者从省工商红盾网上查询“教育培训”,仅有51家注册资料。“在教育局备案的只有97家。”长沙玉成教育培训学校校长黄孝文说。  然而,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在平和堂商务楼就有出国留学相关教育培训机构40家,每所稍有名气的学校周围辅导学校、托管机构数量要以上百计算。比如清水塘二小这种谈不上著名的小学旁边的托管机构及文化辅导机构就有70多家;雅礼中学附近分布着不下于100家的个性化文化辅导机构,仅兴威新嘉园这一座楼就分布着大大小小将近30家辅导机构。  “参与课外培训的学生大多是刚需,而有学校背景或者名师背景的培训机构就相当于红顶商人,获取的利润是惊人的。”有业内人士透露。他介绍,正规教育培训企业年毛利率可能在10%左右,而部分“红顶商人”毛利率则可达20%,甚至不少老师自己开办的培训班毛利率超80%。  “一些名校周边的民居里培训班很多,学生家长也乐意出这个钱。”上述业内人士说,有一个全国有名的奥数大师开办的培训班,一个班20人左右,每周只上几小时,每年只开几个月。  部门  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入学  培训不跟升学挂钩  其实,教师私下补课在长沙早已有之。“六七年前,学校一个英语老师就收50元/小时,十几个学生上两三小时课,一晚就收一千多元。有的老师在家里定好闹钟,闹钟响了立马让学生走人,下一拨人接着进来上课。”一名雅礼中学毕业生说。还有老师是命题人,临近大小考就编类似的题目给补课学生做,学生考得好,慕名而来者越来越多,名利双收。  对于种种乱象,政府早已三令五申。2004年,湖南省教育厅就禁止在职教师对本校及现任教学段的学生进行有偿家教。2008年,教育部出台《中小学教师职业道德规范》,要求教师自觉抵制有偿家教。2009年,长沙市教育局规定,公办教师在培训机构兼职将下课,人数达5人,就开除校长;公办学校教师不得替民办培训机构进行宣传、发动和组织生源。2010年,四大名校带头承诺,从当年起不搞家教,所有在职教师不到校外兼职兼课,不推荐培训机构。  今年2月刚刚出来的“长沙最严中小学招生新政”明确规定,义务教育阶段学校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选拔性文化考试,不得与任何培训机构联合举行或变相举行招生考试等。  “不论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我们一直要求不能择校、考试,适龄儿童免试入学。小升初、初升高都不能。而且以前划拨的5%特长生名额也取消了。”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  对于教育培训市场上的种种乱象,该负责人直言,虽然有着教育局三令五申的禁令,但老百姓依然不相信政策会落实,处于观望状态。教育培训市场也五花八门,大多宣称能“升学”,以此欺骗消费者。上述负责人反复重申,教育部门没有任何放水问题,培训不会跟升学挂钩,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入学。  分析  从长远看,新政将倒逼培训机构转型  对于新政的推出,不少纯市场化培训机构拍手称快。“这是件好事,或多或少会打击到与名校有合作的一些培训机构,营造更公平的教育环境。”长沙玉成教育培训学校校长黄孝文说。  另一业内人士则认为,短期并没有什么助益,毕竟教育资源不平衡的现状没有发生改变,而教育培训机构作为公办教育资源的补充,有需求还是会有市场。不过他也认同,长远来看会倒逼教育培训机构的转型,包括更加注重素质教育以及完善配套服务。  他举例道,“比如玉成教育除针对学生短板推出文化课培训外,还将扩充包括陶艺等在内的培训内容,同时增开心理辅导方面的课程,全面挖掘学生的个性和风格,因材施教。  在窑岭担任书法老师的卢达表示,2013年,他只教一个班,9人,如今随着家长越来越注重国学教育,他现在教7个班,63个学生。  观察  铁打的教师,流水的企业  从2010年在长沙辅导行业颇具名气的长沙信马教育倒闭事件,到2011年全国连锁教育品牌北京起点教育老板跑路拖欠工资学费事件,再到英特少儿英语、春藤等教育培训机构接连倒闭……教育培训风生水起的背后,除了鱼龙混杂,也有生存的阴影。  “倒闭的培训机构太多了。由于新生的也不少,所以总数并没有太大改变。”有业内人士说。他表示,由于师资缺乏,各个辅导机构和兼职教师互相抬高授课课时费,一般教师的课时费甚至可以达到150元到200元,课时费水涨船高直接导致部分小培训机构无以为继、关门大吉。  教师靠代课满足了收入需求,而培训机构却由于成本过高难以为继。很多教师代课课时费每月可以达到1-2万元,这远远超过了一个规模不大的培训机构的盈利。培训行业曾一段时间呈现出“铁打的教师,流水的企业”现象。  “我们调研了北京地区超过40家机构、60名经营者,得出的预测判断是,还将有培训机构陆续倒闭。这些培训机构前期积累的问题太多,比如进入者太多、扩张太快、成本快速升高、不注意控制风险等。它们有共同的特点:一是机构有一定规模;二是经营困难;三是连锁经营;四是经营遭遇上升天花板,老板丧失斗志。”北京民办教育协会秘书长马学雷指出,“这些机构有一定基础,可以变废为宝,但需要注入新的资本和经营管理力量。”1